在閱讀這本書之前,有曾聽說已經有會友讀得一頭霧水,因而讓我產生抗拒,使得閱讀的時間一直牽拖(先看個CSI好了,好累唷想睡了,今天頭有點痛不適合思考...),一直到要讀書會的一週前,我才開始閱讀。
這樣的閱讀方式是很不當的。
我所認為最恰當的閱讀方式是一口氣,尤其是當要閱讀須思考的書籍,更須一口氣讀完,然後再查資料細讀第二次,甚至再認真點讀三四次(讀過《傷心咖啡店之歌》對這敘述就更不陌生了)。


不過蠻意外的,《審判》很薄,也是一本"看似"淺顯易懂的小說。劇情是有邏輯的,有節奏,甚至在荒謬之餘還與現實相符,但我邊讀有邊想起米蘭.昆德拉(Milan Kundera)。

viber20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